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政治与法律科学

Political and Legal Science

 
 
 

日志

 
 

马克思主义的法律平等  

2008-01-30 16:29:01|  分类: 法治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卓泽渊

    什么叫平等,马克思并未给它下一个正式的定义,我在分析批判资产阶级平等时说:从非政治的意义上看来,平等无非是自由的平等,即每个人都同样被看做孤独的单子。1795年法国宪法把这个概念定义为,平等就是法律对一切人都一视同仁,不管是保护还是惩罚。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又从另一个侧面描述了平等。他说,“平等——正义。——平等是正义的表现,是完善的政治制度或社会制度的原则。” 

一、平等是历史发展的产物 

(一)平等是历史发展的产物的学说 

    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社会日益成为资产阶级社会,而国家制度仍然是封建的。大规模的贸易,特别是国际贸易,尤其是世界贸易,要求有自由的、在行动上不受限制的商品所有者,他们作为商品所有者来说是有平等权利的,他们根据对他们来说全都平等的(至少在各该当地是平等的)权利进行交换。……但是,当经济关系要求自由和平等权利,政治制度却每一步都以行会的束缚和特权同它相对立。自由通行和机会平等成为了资产阶级首要的和愈益迫切的要求。资产阶级把摆脱封建桎梏和通过消除封建不平等来确立权利平等的要求提到日程上来,虽然这一要求是为了工业和商业的利益提出的,可是也必须为广大农民要求同样的平等权利。由于人们不再生活在像罗马帝国那样的世界帝国中,而是生活在那些相互平等地交往并且处在差不多相同的资产阶级发展阶段的独立国家所组成的体系中,人们也就不能不要求废除封建特惠、贵族免税权以及个别等级的政治特权,并把自由和平等宣布为人权。从资产阶级由封建时代的市民等级破茧而出的时候起,从中世纪的等级转变为现代的阶级的时候起,资产阶级就由它的影子,即无产阶级,经常地和不可避免地伴随着。同样地,资产阶级平等要求也有无产阶级的平等要求伴随着。从消灭阶级特权的资产阶级要求提出的时候起,同时就出现了消灭阶级本身的无产阶级要求。无产阶级抓住资产阶级的话柄,提出,平等应当不仅是表面的,不仅在国家的领域中实行,它还应当是实际的,还应当在社会的、经济的领域中实行。尤其是从法国资产阶级自大革命开始把公民的平等提到首位以来,法国无产阶级就针锋相对地提出社会的、经济的平等的要求,这种平等成了法国无产阶级所特有的战斗口号。 

    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看来,无产阶级的平等要求在无产阶级的口中具有双重意义。首先,它是对极端的社会不平等,对富人和穷人之间、主人和奴隶之间、骄奢淫逸者和饥饿者之间的对立的自发的反应;其次,它是从对资产阶级平等要求的反应中产生的,它从这种平等要求中吸取了或多或少正确的、可以进一步发展的要求,成了用资本家本身的主张发动工人起来反对资本家的鼓动手段。无产阶级平等要求的实际内容都是消灭阶级的要求。任何超出这个范围的平等,都必然要流于荒谬。恩格斯对这—无产阶级的平等要求,不仅在其《反杜林论》和《<反杜林论>的准备材料中有着较为清楚明白的阐述,而且在其《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等著作中都有所论证。他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说:德国宗教改革和农民战争时期的再洗礼派和托马斯·闵采尔,英国大革命时期的平均派,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巴贝夫。伴随着一个还没有成熟的阶级的这些革命武装起义,产生了相应的理论表现;在16和17世纪有理想社会制度的空想的描写,而在18世纪已经有直接共产主义的理论〔康莱里和马布利〕。平等的要求已经不再限于政治权利方面,它也扩大到个人的社会地位方面了;必须加以消灭的不仅是阶级特权,而且是阶级差别本身。恩格斯不仅提出并论证了无产阶级最终要消灭阶级差别这一平等要求,而且捍卫这一平等要求。当《哥达纲领》用“消除一切社会的和政治的不平等”来代替“消灭一切阶级差别”的时候,恩格斯给奥·倍倍尔去信说:“这也是很成问题的。”并予以了具体的分析批判。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通过对平等观念历史发展的论述,得出结论说:平等的观念,无论以资产阶级的形式出现,还是以无产阶级的形式出现,本身都是一种历史的产物,这一观念的形成,需要一定的历史关系,而这种历史关系本身又以长期的已往的历史为前提。所以这样的平等观念什么都是,就不是永恒的真理。 

(二)平等是历史的发展的产物的启示 

    恩格斯的关于平等是历史发展的产物的学说,至少给了我们以下几点启示: 

    (1)平等都是一定历史中的平等,而不是超越历史的平等。那种主张永恒平等的平等观,一成不变的平等观都是错误的,都是违反马克思主义的。

    联系当今资本主义社会与社会主义社会并存的实际,运用马克思主义法律平等观来分析问题、认识问题,就不难获得正确的思想指导和锐利的思想武器。一个时期以来,资产阶级、资本主义总是用他们自己的法律平等观来责难和非议社会主义的法律平等现实。指责社会主义社会没有法律平等,没有他们资产阶级、资本主义那样的平等。一些持资产阶级法律平等观的人也随声附和。如果我们坚持马克思主义法律平等是历史发展的产物的观点,我们就不难发现: 

    首先,各社会主义国家的法律平等现状,是各国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它们基本上都是在帝国主义力量比较薄弱的环节取得革命成功,在经济文化不甚发达的旧社会,甚至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社会历史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他们现有的法律平等状况,如果历史地看待问题,任何人都不可否认它们都已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与旧的剥削阶级社会相较无疑获得了巨大成功,将法律平等的发展推进到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我们在认识社会主义法律平等时绝不能超出历史而苛求现实。法律平等的历史状况,是现实状况的发展基础,时代前提,没有历史也就没有现实。 

    其次,用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法律平等观来看待社会主义现实的法律平等状况,它依然是由社会主义现实的经济,文化等客观条件历史而又现实地决定和制约的。当今世界社会主义国家,基本上都属于发展中国家,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也还不甚发达。如果我们遵循马克思主义法律平等是历史发展产物的主张,从各社会主义国家现实的经济、文化出发来考察社会主义法律平等状况,我们就不难得出结论,我们必须肯定社会主义国家在现有经济、文化基础上,在法律平等方面所作的巨大努力和获得的极大成功。 

    第三,社会主义国家的法律平等状况,的确也有许许多多的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离社会主义社会应有的法律平等要求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但我们必须用历史发展的眼光来看待这些问题。社会主义法律平等状况发展中的缺陷与不足,失误与挫折,都是发展中的问题,随着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经过不断的努力,它们都会被弥补或克服。社会主义社会的法律平等状况在社会主义社会的历史发展中必将获得长足的发展。 

二、资产阶级法律平等 

    平等,也是资产阶级革命中,资产阶级、无产阶级都提出的法律要求。但是两大阶级在法律上的平等要求并不是一致的。无产阶级“这些平民在资产阶级的革命要求中加进了它原来没有的意;他们从平等和博爱中得出了极端的结论,这些结论把平等和博爱这类口号的资产阶级意义完全颠倒过来了,因为这种资产阶级意义达到了极端,正好变成了自己的对立面。”资产阶级革命胜利后的法律绝对不可能体现无产阶级的平等要求。 

    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从形式上讲,它在法律制度以及社会生活的表现之中,无疑要比奴隶制社会、封建制社会要平等得多。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也曾客观地评说过,“只是现在阳光才照射出来,理性的王国才开始出现。从今以后,迷信、偏私、特权和压迫,必将为永恒的真理,为永恒的正义,为基于自然的平等和不可剥夺的人权所排挤。” 

    恩格斯接着写道,“现在我们知道,这个理性的王国不过是资产阶级的理想化的王国;永恒的正义在资产阶级的司法中得到实现,平等归结为法律面前的资产阶级的平等……”在资本主义社会,平等只能是资产阶级的法律平等,实际上仍然没有平等!恩格斯在给卡·考茨基的信(1889年2月2O日)中更明确地指出,当无产阶级对平等这革命口号的无产阶级理解,由于历史的嘲弄而“变成了实现自己的对立面,即实现资产阶级在法律面前的平等、在剥削中的博爱的最强有力的杠杆时,平民的平等和博爱就必然只不过是一种梦想。 

    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说,“历史的发展使政治等级变成社会等级,所以,正如基督徒在天国一律平等,而在人世不平等一样,人民的单个成员在他们的政治世界的天国是平等的,而在人世的存在中,在他们的社会生活中却不平等。”恩格斯在批判费尔巴哈时说,“自从资产阶级在反对封建制度的斗争中并在发展资本主义生产的过程中不得不废除一切等级的即个人的特权,而且起初在私法方面,后来逐渐在公法方面实施了个人在法律上的平等权利以来,平等权利在口头上是被承认了。但是追求幸福的欲望只有极微小的一部分可以靠理想的权利来满足,绝大部分却要靠物质的手段来实现,而由于资本主义生产所关心的,是使绝大多数权利平等的人仅有最必需的东西来勉强维持生活,所以资本主义对多数人追求幸福的平等权利所给予的尊重,即使一般说来多些,也未必比奴隶制或农奴制所给予的多。”

    在资本主义社会,平等原则由于被限制为仅仅在“法律上的平等”而一笔勾销了,法律上的平等就是在富人和穷人不平等的前提下的平等,即限制在资产阶级主要的不平等范围内的平等,“简括地说,就是简直把不平等叫做平等。”资本主义社会不平等的根源并不在于资产阶级的法律,而在于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法律上的不平等,以及其他的一切不平等都不是资本主义不平等的根源,而仅是其不平等的结果。 

    现在我们就来探寻一下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如何揭示资本主义社会不平等的根源的。

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分析道:资本主义社会“实行自由竞争无异就是公开宣布:从今以后,由于社会各成员的资本多寡不等,所以他们之间也不平等,资本成为决定性的力量,而资本家,资产者则成为社会上的第一个阶级。”他在《卡尔·马克思》中指出,现代资本家,也像奴隶主或剥削农奴劳动的封建主一样,是靠占有他人无偿劳动发财致富的,而所有这些剥削形式彼此不同的地方只在于占有这种无偿劳动的方式有所不同罢了。这样一来,有产阶级的所谓现代社会制度,即资本主义制度中占支配地位的是公道、正义、权利平等、义务平等和利益普遍协调这一类虚伪的空话,就失去了最后的根据。 

    资本主义社会的法律平等是脱离了经济地位的平等,如果从实际的经济地位来考察,资本主义的法律平等,实际是不平等,而实际经济地位的差别正是这种不平等的基础。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指出,在资本主义社会,劳动契约仿佛是由双方自愿缔结的。但是,这种契约的缔结之所以被认为出于自愿,只是因为法律在纸面上规定双方处于平等地位而已。至于不同的阶级地位给予一方的权力,以及这一权力加于另一方的压迫,即双方实际的经济地位——这是与法律毫不相干的。而在劳动契约有效期间,只要任何一方没有明白表示抛弃自己的权利,双方仍被认为是权利平等的。至于经济地位迫使工人甚至把最后一点表面上的平等权利也抛弃掉,这仍然与法律毫不相干。至于男女在婚姻方面的法律上的平等权利,情况也不见得更好些。我们从过去的社会关系中继承下来的两性的法律上的不平等,并不是妇女在经济上受压迫的原因,而是它的结果。 

    恩格斯的上述分析十分清楚地昭示我们,资本主义法律平等的虚伪,不平等之根源,全在于阶级之间经济地位的差别,如果不改变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社会的真正的法律平等就不可能得以实现。

    可见,资本主义由其经济基础所决定。它并没有带来人类真正的法律平等。资产阶级摧毁了封建制度,并且在它的废墟上建立了资产阶级的社会制度,建立了自由竞争、自由迁徙,但它也只不过是“商品所有者平等的王国,以及资产阶级的一切美妙东西。” 

    在1891年,恩格斯针对《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指出了无产阶级平等观与资产阶级平等观在内容上的区别,他说,我提议把“为了所有人的平等权利”改成“为了所有人的平等权利和平等义务”等等。平等义务,对我们来说,是对资产阶级民主的平等权利的一个特别重要的补充,而且使平等权利失去道地资产阶级含义。 

三、无产阶级法律平等 

    无产阶级法律平等的有关内容,在前面已作介绍。但为了突出马克思主义法学本身就十分强调的这一重大问题,这里再就其基本观点集中论述如下。 

(一)无产阶级法律平等的基本特征 

1、无产阶级法律平等具有真实性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揭露和批判资产阶级法律平等的虚伪性时,充分地论证了无产阶级法律平等的真实性要求。无产阶级法律平等的真实性要求,是无产阶级在反对资产阶级法律的斗争中提出的。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说,“无产阶级抓住了资产阶级的话柄:平等应当不仅是表面的,不仅在国家的领域中实行,它还应当是实际的……” 

    联系社会主义法律平等的实际,无产阶级法律平等的真实性主要表现在: 

    (1)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的法律平等,是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思想路线,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指导下的法律平等。社会主义对法律平等的规定,既着眼于远大理想,又立足于现实状况,因地制宜、因时制宜,总是在现有经济、文化状况允许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实行法律平等,因而它具有真实性。 

    (2)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的法律平等,表现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全体公民在社会主义法律面前,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和居住期限等一律平等。 

2、无产阶级法律平等具有广泛性 

3、无产阶级法律平等具有权利义务一致性 

    权利与义务的一致性,是无产阶级及其社会主义法律平等的重大特征。马克思、恩格斯都曾反复地批判了剥削阶级将权利、义务分离和对立的不平等现象。恩格斯说,“如果说在野蛮人中间,像我们已经看到那样,不大能够区别权利和义务,那末文明时代却使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和对立连最愚蠢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因为它几乎把一切权利赋予一个阶级,另一方面却几乎把一切义务推给另一个阶级。” 

    马克思早在1871年就深刻地指出:“工人阶级的解放斗争不是要争取阶级特权和垄断权,而是要争取平等的权利和义务,并消灭任何阶级统治。”他在为无产阶级起草的《协会临时章程》中说:“他们宣布,这个国际协会以及加入协会的一切团体和个人,承认真理、正义和道德是他们彼此间和对一切人的关系的基础,而不分肤色、信仰或民族。”“他们认为,一个人有责任不仅为自己本人,而且为每一个履行自己义务的人要求人权和公民权。没有无义务的权利,也没有无权利的义务。” 

    正如前面所述,恩格斯在1891年批评《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时就曾建议,将草案的“为了所有人的平等权利”改为“为了所有人的平等权利和平等义务”,并认为,增加上平等义务,就是对资产阶级平等权利的特别重要的补充,就使平等权利失去了道地的资产阶级含义。 

    可见将权利和义务统一起来,既是马克思主义法律平等观的重要内容,也是无产阶级法律平等的重大特征。社会主义法律的权利、义务的一致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1)社会主义法要求全体公民在充分享有法律权利的同时,必须认真履行法律义务。既不能只享受法律权利不履行法律义务,也不能只尽法律义务而不享受法律权利。 

    (2)社会主义法的某些要求既具有法律权利的属性,又具有法律义务的属性。比如公民的劳动权、受教育权等,就是法律权利与法律义务的统一,既是法律权利又是法律义务。 

    (3)社会主义法律权利是社会主义法律义务的动力,法律义务是法律权利的前提,法律权利的正确行使与法律义务的积极履行紧密联系,缺一不可。 

    (4)社会主义法坚决反对特权,反对只享受法律权利,多享受法律权利而不履行法律义务,少履行法律义务的自私自利行为和违法犯罪活动,保障社会主义法律权利、法律义务在社会实际生活中的一致性。

(二)无产阶级法律平等的最高要求 

    无产阶级要求法律平等,马克思、恩格斯都在他们各自或共同的著作中反复强调。然而他们并没有把法律平等作为自己乃至整个无产阶级的最高目标。 

    生产力的发展,私有制的产生,是阶级产生的前提,是人类不平等的经济根源,根本原因。而人类法律不平等的最直接原因,还是阶级的客观存在。阶级,包括阶级划分、阶级差别、阶级矛盾的客观存在,是实现彻底平等的直接障碍。无产阶级要求法律平等,但并不以法律平等为满足,无产阶级,包括其法律平等的目标是消灭阶级。恩格斯指出,从消灭阶级特权的资产阶级要求提出的时候起,同时就出现了消灭阶级本身的无产阶级要求。而无产阶级平等要求的实际内容就是消灭阶级的要求,任何超出这个范围的平等要求,都必然要流于荒谬。 

    谓消灭阶级,就是要实现共产主义理想,建立共产主义的社会制度。也就是说,只有消灭阶级,实现共产主义社会,才是无产阶级法律平等的最高追求。 

    让我们以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与《在爱北斐特的演说》中的论断来结束这一部分的论述吧! 

    阶级不可避免地要消失,正如它们从前不可避免地产生一样。随着阶级的消失,国家也不可避免地要消失。以生产者自由平等的联合体为基础的,按新方式来组织生产的社会,将把全部国家机器放到它应该去的地方,即放到古物陈列馆去,同纺车和青铜斧陈列在一起。 

    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人和人的利益并不是彼此对立的,而是一致的,因而竞争就消失了。当然也就谈不到个别阶级的破产,更谈不到像现在那样的富人和穷人的阶级了……

    这样,我们看到,在共产主义的组织里,现代社会制度的主要缺陷就会消除。但是,如果我们再稍稍地多从细节方面来考察问题,我们就会看到,这种组织的优点还不止此。这些优点还表现在消灭其他许多缺点上……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