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政治与法律科学

Political and Legal Science

 
 
 

日志

 
 

宋德福——我走了,共青团  

2008-07-18 16:00:55|  分类: 文学娱乐与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年来,我们深切地感受到邓小平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关怀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重视团的工作;共青团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下,在中办、中组部的支持帮助下,经过全团的努力,在改革开放的环境中,始终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并根据共青团的工作实际,摸索了一些新的说法和办法,制定了一些新的政策和章法,不断充实和成长了一批具有时代特点、勇于克服困难、开拓进取的团干部。我们转业的同志,相信新的一茬团干部,会干得更加出色,一定会乘团十三大胜利召开的东风有新的创造、新的发展、新的火爆。   

我和宝顺、克强、洛桑、奇葆、纯清同志,还有先前转业的延东、源潮、冯军同志,共事多年,互相支持,互相帮助,向他们学到了许多好东西,从而弥补了我的某些不足。全团的同志,尤其是团省委的同志,机关和直属单位的负责同志,不论是老的、新的、走的、留的,我刚一跨进团中央大门的时候,大家帮助我;在担任第一书记的时候,大家信任我;在处理事关全团的复杂问题时,大家支持我;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大家理解我。若没有大家的支持和帮助,没有大家辛勤地工作,共青团不会像今天这样。对于这些,我将铭记在心,从内心感谢大家。

    在团中央工作我曾说过,主要是对机关的同志说过,即使某件事、某个人我批评错了,在任时不准备道歉。现在要离开这里了,都批评过哪些同志,的确记不得了。对于以前的批评,如果对的,请你们记取,如果错的,恳请谅解。我主持工作期间,有些工作我没有想到,有些工作我没有做完,因此,我过去主持定的事,说过的话,包括在机关具体工作中的决策,如果不适应形势的发展,不符合上级的政策,不准确、妥善,希望新一届书记处立即调整改正。我认为这是应该的,是正常的。我还认为,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一个集体,尤其是一个由多数青年人组成的集体保持良好风气的武器。

在团中央工作多年,会不断地产生一些感受,有一些我已在许多会议上讲过,离别的时候再强调几点:

一是深入学习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始终摆正党团关系,围绕党的中心工作,结合青年特点,带领团员青年投身经济建设的主战场,两个文明建设一起抓。

  二是有高度的责任感和事业心,保持旺盛的改革热情,长期坚持,一以贯之。要紧跟时代步伐,抓住工作机遇,研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共青团工作的走向。失去机遇比没有机遇更令人可惜。

  三是谋事、行断、举措应对全团负责,尤其是对广大团干部的成长进步负责。决策方向性问题时,少想个人,多想整体。原则问题,不迁就某种情绪,要有承受力,把握好全团前进的方向。这是真正地关心爱护团干部,最终多数同志会理解和支持的。

  四是团结奋战,把人民的利益,共青团的事业放在第一位,服务基层,服务青年。

  五是要从大局着眼,体察下情,善解人意,与团干部,尤其是和团省委的成员保持同志间的、朋友式的密切的关系。

  六是注意抓好以党支部为核心的机关建设,严格管理,发扬民主,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发挥大家的创造性,养成良好的机关作风。

  我走了,共青团。每一个团干部都有这样的一天,告别共青团,走了。此时此刻,我找不到感觉,不清楚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我只记得,我们从1983年起,共同走过了风雨共青路的十个年头。十年间,我欢送一批又一批的同志走出了这条战线。他们有的在党政岗位上大显身手,有的在市场经济的海洋中遨游,有的抱上了孙子,有的已经退休,现在轮到了大家送我。经常的有人出走,这是共青团的法则,也是共青团生机的呼唤和活力的显露。

  我走了,带有几分欣慰,也带着几分甘甜,更多的是带着许多与团干部、与团的事业、与机关、与直属单位难分难舍的留恋。我是请求走的,让比我年轻的同志干。但是,我心里将永远装着共青团,永远,永远。因为,在共青团这座熔炉里,我经受了锻炼与考验,得到了认同与温暖;因为,在共青团这面大旗下,有我的朋友,有我的昨天。

  我走了,带着几分遗憾,也带着几分情感。思想教育,我们共同学习讨论,与青年促膝交谈,组织联欢、游园,纪念建团70周年。劳动创造,我们突出重点,扛着“青年突击队”的旗帜,哪里有急难新险,哪里就活跃着四有青年;培养“青年星火带头人”,绿化祖国,治理河山,与贫困落后告别,向共同繁荣发展。科技行动,月月行动,扬起向新科技革命进军的风帆。社会监督,我们扩大领域,建章立制,知难而进,为青少年健康成长创造良好的社会条件。从今以后,我不能再与你们共同奋战,同享胜利后的欢乐,共挑征途中的重担,只能留下一个良好的祝愿,但愿今后的共青团不再像我工作期间,经历那么多艰难。

  我走了,带着自信,带着乐观。豁达、坚定、开朗的男子汉才敢于正视这样一个问题,也许还很遥远。假使有那么一天,我比你们当中有的人先走到了人生的终点,我相信一定会有同志还记得团中央机关有过那么一位老团干,赶去看上一眼。不过,我不要眼泪,不要花圈,不要大的场面,只希望穿上军装,盖上一面团旗,再把一条红领巾系在胸前。我要向那位把青年比喻成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的伟人提出一个请求:为了表述自己的工作志愿,我将在表格的第一栏至最后一栏填满,在那上面我只重复地写三个字——共青团。

  我走了,带着几条皱纹、几根白发,也带着疲劳。我不能说有几多成绩、几多贡献,这要留给别人,留给后代,留给历史去褒贬。但是我敢说,在艰辛的历程中,我坚持基本路线的决心,进取的观念,负责的精神,讲话的风格始终一贯,没有懈怠团的工作,没有忘记基层的沃土,没有脱离青年。

我走了,带着同志们的鼓励,带着朋友们的祝愿,带着信念,也带着尊严。我主张,党员要有党性,公民要有公德,人要有良心。团组织没有对不住我的地方,我却难以报答共青团。我不会违诺,不会食言。我是一块砖,东西南北任党搬。总理提名,人大决定,主席任命,我的工作岗位已经转换。但是,今后不论我走到哪里,都会像在团的岗位上一样,为国家、为人民、为青少年加班加点,真抓实干。再见!

 

 

 

(选自《共青团工作纵横谈》一书)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