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政治与法律科学

Political and Legal Science

 
 
 

日志

 
 

中国国际法一代宗师韩德培逝世  

2009-06-02 17:37:24|  分类: 法治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国际法一代宗师韩德培逝世

    新华网武汉5月31日电(记者李鹏翔)中国当代著名法学家、中国国际法学一代宗师、中国环境法学开拓者和奠基人韩德培教授因病医治无效,29日晚在武汉逝世,享年99岁。

    韩德培是中国当代的一位学识渊博、德高望重的法学家、教育家,特别是国际私法领域的一代宗师,在国内外法学界久负盛名。

    韩德培1911年2月生,江苏如皋人。他曾先后担任中国国际法学会副会长、名誉会长,中国国际私法学会、中国法学会环境与资源法学研究会会长、名誉会长。他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和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上世纪80年代,他主持编写了统编教材《国际私法》,是新中国第一部法律高等院校统编教材;1993年,他在“市场经济的建立与中国国际私法的立法重构”一文中,提出了重构中国国际私法的基本思路;他1999年主编的《国际私法新论》创立了中国现代国际私法学新体系。

    在探寻法学理论前沿阵地的同时,韩德培积极为政府部门提供咨询意见,在改革开放初期,他通过对国际法的研究,在巨额涉外合同终止过程中提出相关意见,给国家挽回了上亿美元的损失。

中国国际法一代宗师韩德培逝世 - 伟大的党 - 政治与法律科学 

97岁高龄的韩老参加博士生答辩。

    5月29,法学泰斗、武汉大学韩德培教授走过了他的99个春秋,安静地离别了他一生钟爱的法学、他的亲人、还有他满天下的桃李。

    韩德培是中国当代著名法学家、杰出教育家、社会活动家,中国国际法学一代宗师、中国环境法学开拓者和奠基人。

    因为一封普普通通的信,韩德培结识了董必武。

1945年秋,建立联合国的筹备会议在美国旧金山召开,董必武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参加了会议。会议结束后,董老应邀到纽约演讲。在演讲过程中,一些亲国民党的留美学生别有用心,提了一些无理取闹的问题。当地的华文报纸还进行了歪曲报道。

    韩德培感到非常气愤,提笔给董老写了一封信。信中说,那些无理取闹的人根本不能代表留美的中国学生。韩德培知道董老曾经在日本研修过法律,本身也是个法学家,所以还在信中向董老请教:未来的新中国是否需要法制建设?应该怎样进行法学研究?

    董必武很快回信:“我能辨别会场上的人,我能区别凤凰和乌鸦。”董老还很明确地告诉韩德培:新中国当然需要法制,没有法制不行;研究法学需要理论联系实际,研究中国的法学就必须联系中国的实际。

    新中国成立初期,韩德培任武大法律系主任,但怎么从事法学研究和法学教育才能适应建设新的国家的需要,他心里没谱。于是他又请教主持全国政法工作的董老。

    1955年前后,董老到武汉视察,专门把韩德培叫到他身边聊天。韩德培还向董老谈了谈武大法律系的改革情况。

 

    挽回上亿美元损失

    韩德培造诣最深的领域是国际私法。利用自己的学识,他为我国挽回了上亿美元的损失。

    1981年,我国国民经济计划进行了幅度较大的调整,需要终止“文革”后期签订的几个重点工程项目的涉外合同。合同的另一方——日本、联邦德国等公司提出,终止合同可以,但要赔偿100%的经济损失,还要加上因与中国签订合同而未接受第三国订货的间接损失。账算下来,多达好几亿美元。

    有关部门想到了韩德培。韩德培和助手到京后,和另一位研究国际公法的法学家周子亚先生一道,仔细研究了合同书和国际上有关法律条文,写出了一份报告。报告引用《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和日德两国民法典,充分说明了中国公司不是根本违反合同,不应当承担100%的赔偿责任。报告还指出,对方也具有采取合理措施帮助减轻损失的责任。中方只能“适当补偿”,而非对方提出的“充分、有效、即时的赔偿损失”。这份报告有理有据,经过谈判,将损失减少了3/4

 

    养身养心得长寿

    生活有规律,恐怕是韩老先生得以长寿的重要原因之一。

    他每天有3件事必做:练气功,在室内走上几百步,看看书读读报。数十年如一日。前两者是养身,后者则是养心。

    走进韩老先生的家里,迎面扑来的就是书香。几个大书柜装满了各种书。韩德培爱书、爱看书、爱藏书。但书也跟着他遭过好几回劫难。早年间,韩德培积攒了好几箱书,视如珍宝。没想到日寇大举侵华,他只有把它们打包装箱,运回家乡如皋。谁知道,书刚刚到家,家乡也马上沦陷。韩德培便嘱人把书埋到土里。等光复之日,扒土寻书——哪里还有什么书,南方地下湿气太重,黄土之中,书页早已零落成泥。

    第二次遭劫,是在“文革”中。藏书连同韩老哈佛5年的笔记和几十万字手稿都不见了踪影。

中国国际法一代宗师韩德培逝世 - 伟大的党 - 政治与法律科学 

1939年报考中英庚款留英公费生的韩德培

    学生深情忆恩师

    韩健是韩德培的小儿子。他回忆道,从小时起,父亲就一直教育他们做事要认真、做人要正直。几十年来,韩老对于学生的论文,一丝不苟,认真批改。正是在韩老的严格要求下,他的许多学生都成为了法学界的知名学者和业务骨干。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刘仁山教授家里,至今还保留着一封信,那是他的恩师韩德培对他的论文指导。在看了他的毕业论文后,韩德培亲自写了这封信,对他论文的得失进行了详细分析,让他大为感动。

    邓瑾是韩老的2008级博士生。她在面试时见到韩先生,当时98岁的韩先生在答辩现场呆了一天;因为韩先生有个习惯:研究生复试时必定到场。武大法学院每年都有学生申请到海牙国际法学院学习,邓瑾也在申请。每次韩先生见面时都要询问她申请的结果。韩先生还经常以自己的经历告诫学生时间的宝贵,要求学生多读书,多读外文文献。经常用自己的名言告诫学生:要努力做到“知识不老化,文章不套话,头脑不僵化”。

    听到恩师逝世,叶斌心情非常悲痛。他是韩老的2006级博士生。本来,叶斌和其他5名同学安排530日答辩,没想到29日恩师仙逝。

    他说,韩先生为师、为学、为人堪称典范。韩先生谈起过去在文革期间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时,总会哈哈大笑,好像说的是别人的事;而说起李达老校长等人在文革期间的遭遇时,经常潸然泪下,好像说的是自己的事。其豁达的气质和精神可见一斑。

 

    辞世之前的牵挂

    “还有几个博士的论文没有答辩”,“法学院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在他辞世之前的那一段时间里,韩老反复唠叨着这几句话。

    尽管是90多岁的高龄,但近几年来韩老还一直坚持带博士生,2007年他带了4个,2008年他带了3个。尽管小病时时有,但一直以来,他的身体都很好。他喜欢亲自指导博士生。如今已是中国政法大学校长的黄进,是他的第一个博士生。

他的子女中,只有一人继承了他的衣钵,是小儿子韩健的女儿,学习的是国际私法,目前执教于深圳大学。其他人,有的学计算机,有的学生命科学等等。

 中国国际法一代宗师韩德培逝世 - 伟大的党 - 政治与法律科学

1982年起,美国密苏里大学图书馆悬挂了韩先生半身像(中)

    链接

    19112月,韩德培出生于江苏如皋。1934年毕业于中央大学法律系,获法学学士学位。1939年考取中英庚款出国研究,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研究国际私法,获硕士学位。1942年转入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继续研究国际私法、国际公法、法理学等。

    1945年,受时任武汉大学校长的著名国际法学家周鲠生之聘,韩德培回国任武大法律系教授兼系主任。从此,他在武大一待就是60多年。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