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政治与法律科学

Political and Legal Science

 
 
 

日志

 
 

一代法学宗师 千载道德楷模  

2009-06-02 17:43:23|  分类: 法治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代法学宗师 千载道德楷模

--写在韩德培逝世之际

一代法学宗师 千载道德楷模 - 伟大的党 - 政治与法律科学 

资料照片

    江城大雨。530日下午,记者的电话不断响起,几乎都是武汉大学有关部门和一些校友打来的。他们说的都是同一件事:韩德培先生

    因病医治无效,于52921时在武汉逝世,享年99岁。

    记者情不自禁地坐到电脑前,因为韩先生的逝世不是一件小事。韩先生是中国当代著名法学家、杰出教育家、社会活动家,中国国际法学一代宗师、中国环境法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

 

  非凡眼光成就法学泰斗

韩德培是靠什么成为法学泰斗的呢?韩德培的第一位博士生、现任中国政法大学校长的黄进教授为我们提供了独到的视角。黄进说,我自1982年初到武汉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就开始追随韩老,也是他指导的第一位博士研究生,后来又留校工作,在韩老麾下学习、工作达26个年头,直到调任中国政法大学。这些年来,我们这些学生同韩老在一起,随韩老学习和工作,可以说耳濡目染。他老人家身上的光芒不仅照亮了我们,温暖了我们,而且感化了我们。

    “韩老看人处事的眼光极为深邃。”黄进深有感触地说,1979年,武汉大学决定恢复法律教育,请韩老主持法律系重建工作。那时,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韩老敏锐地意识到国际法将在中国对外开放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他在主持重建法律系的同时,于1980年就组建了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不说大家可能不知道,这个国际法研究所是中国高校建立的第一个国际法研究所。紧接着1981年,在大多数国人还没有起码的环境保护意识的时候,韩老即推动武汉大学与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后改为国家环保局)合作组建了武汉大学环境法研究所,而这个环境法研究所不仅在中国是第一个,而且在亚洲也是第一个,在世界上也是建立最早的环境法研究机构之一。更令人高兴的是,20多年后的今天,这两个研究所都发展得很好,不仅都是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而且其涵盖的学科都是国家级重点学科,在国内外已有广泛的学术影响。

    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不得不由衷佩服韩老的非凡眼光。

 

    博大胸怀成为“白寿”秘诀

    韩德培以99岁的高龄仙逝,也是常人难以达到的年龄高度。他生前是武汉大学最高寿的珞珈山镇山之宝。99岁称为“白寿”,韩老何以至“白寿”?其秘诀就是具有海纳百川的博大胸怀。

    1957年,韩德培被错划右派,蒙受不白之冤达21年之久。谈及那个年代,韩先生曾多次对记者说:“当右派,生活是非常艰苦,劳动强度也非常大。我还好,我还顶得住,我就是心胸开朗,不灰心,精神没有垮,所以我撑下来了。”

    黄进谈及自己的成长,也可看出韩先生的胸怀。黄进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韩老认为,一个学校和一个系办得好不好,首先看师资队伍。在武大恢复法律系后,他多方奔走,不仅把因打成“右派”而没有离开武大,但在武大做各种各样工作的法律系老师都找了回来,而且从国内调来了一大批师资,使法律系很快走上了正轨。在解决刚恢复的法律系教师的职称方面,韩老则实事求是,不拘一格,大胆提拔,不少教师从助教、讲师到副教授、教授连升几级,并很快成为博士生导师。在上世纪80年代,武大法律系教师职称问题解决之快,不仅超过了武大其他科系,而且在全国法律院系也是名列前茅的。韩老一贯反对在评职称时论资排辈、互相倾轧,团结、凝聚了大批知识分子。

 

    细致耐心铸就道德楷模

    韩德培是一位诲人不倦的法学教育家,桃李满天下。武汉大学法学院能成为当今全国最著名的法学院之一,尤其是已成为全国性“国际法”及“环境法”的重点基地,韩德培功不可没。

    写到这里,记者与韩老交往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作为一位学术泰斗,韩老却那么谦恭细致周到,也许,这是他成为道德楷模的“本底值”。在记者与他交往的过程中,受益匪浅。2000年元月,武汉大学为韩老90华诞祝寿,记者在光明日报上刊发了消息。没想到,韩老将此一则只有几百字的消息,收录到《韩德培传》中。更没想到的是,韩老还亲自给我寄来了这本书并写了一封信,信封由他亲笔书写。

    此后,记者还接到过韩老本人打的几个电话,竟然是对光明日报一些文章的读后评论,有赞扬也有批评。200510月份的一天,记者又收到了韩老写来的亲笔信,还随信寄来了他用钢笔写的一篇文章:《两个名称之比较——“哲学社会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字迹纤秀清晰,文章有理有据。特别让人感动的是,他在信中还邀请我带着孩子去他家玩,并再次写下了家中电话。

    有一年,光明日报开设了大家访谈栏目,记者采访了韩老,写了《德立培桃李为霞尚满天——访韩德培》的文章。韩老亲笔改定了这篇文章,并给记者题写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韩老走好!武汉大学《写作》杂志社的汪晓清副主编刚刚给记者发了一个短信,为韩老写了一副挽联:“南极星沉一代法学宗师溘然西去,北斗共仰千古道德楷模魂兮归来”。

    这应该是此时此刻每个珞珈山人的心情。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