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政治与法律科学

Political and Legal Science

 
 
 

日志

 
 

广州最凶残涉黑团伙案续:19个“兄弟”质证忙脱罪  

2010-06-13 13:54:50|  分类: 法治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最凶残涉黑团伙案续:19个“兄弟”质证忙脱罪

 

广州最凶残涉黑团伙案续:19个“兄弟”质证忙脱罪 - 伟大的党 - 政治与法律科学

庭审现场

  从昨日(6月9)到今日上午,广州中院对伍志坚涉黑团伙19名成员次第质证完毕,法庭进入辩论阶段。与讯问阶段各个被告人分别进行不同,质证阶段所有成员都共坐法庭之上,同时接受法官、公诉人和辩护人的轮番追问,此外还要接受同伙的当庭指证和反驳。

  昨日,质证现场气氛十分火爆,一干“江湖兄弟”言语间你来我往甚是激烈。在“贴身肉搏”当中,多年的兄弟反目,昔日低三下四的马仔揭老板的家底,都不奇怪。而为了表现“义气”,主动帮兄弟说话甚至圆谎的人也并非没有。就在这一问一答矛头迅转之间,很多事实的真相渐渐向我们走来———

  翻脸

  兄弟相攻谁挡“杀”谁

  质证阶段发生得最多的情景,就是“翻脸”。原来还称兄道弟焚香北拜号称永结桃园之好,一到法庭就互相推诿互相攻击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这样的事情,在昨日的法庭上再次倾情上演。

  最先翻脸的是伍志坚。他当着18位“兄弟”的面,把4条人命悉数推到马仔们身上,表示自己“从来没有指使过他们去杀人”,“比如陈卫兵的案子,我没有让他们把他打成这样,也没让他们关他,他到底怎样死的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他还表示,在杀害朱国战和吴某敏一案中,他曾经告诉手下不要杀人,“但他们没听”。

  伍志坚的做法明显激怒了众马仔,他们随即起而反攻。组织骨干司义波针对朱国战之死说:“伍志坚说他跟这个事情没关系,我们几个连这个人都不认识,又怎么(会主动去杀他)。”司义波还说,他曾想离开团伙,但伍志坚的回答是“不做就杀了你”。其他团伙成员也纷纷表示,大多案件都是在伍志坚的指使下进行的。

  马仔间彼此反目的情况也随后出现。曲阳是司义波带进组织的,他们是吉林靖宇县老乡,也是多年“兄弟”,他一直视司义波为兄长。昨天法庭上,司义波向法庭问的关于曲阳的问题只有一个:“曲阳是在哪抓的?”“如果是在我向警方提供的地方抓的就意味着我有立功!”旁边的曲阳对着司义波冷眼相看。在接下来的回答中,曲阳表示,司义波不但介绍他和杨超进入组织,还是他们的管理者,带着他们去行动,是组织的“高层”,言外之意其罪更重许多,应予重罚。

  推诿

  责任都归缺席成员

  另案处理的团伙成员龚华军,本次庭审中没有出现在法庭上。于是,很多被告都把责任往他的身上推,让人听了真假莫辨。伍志坚如此,众马仔也是如此。“杀害朱国战和吴某敏,是龚华军的主意,他和朱国战有仇要报复,他只是假借我的名义去做的”,这是伍志坚的说法。

  本案第二被告司义波则表示自己并非组织骨干,龚华军才是:“伍志坚把房子、车子的钥匙都交给龚华军来掌握的……老板有什么事都是他指挥我们干的。伍志坚和龚华军之外,我和其他人都是分工的,没有层次……”而此前,伍志坚曾承认其主使杀害朱国战,司义波也曾承认其“管理层”的身份……

  妥协

  共谋好处说法“默契”

  虽然翻脸不可避免,但众被告在法庭上还是会对一些对大家都有好处的说法达成默契,形成“谅解”。尽管有时候,这种说法可能只是一个并不高明的谎言。

  对于“涉黑”犯罪,伍志坚表示:“我很长的时间里没有让他们(马仔)做什么事,只是让他们非法拘禁了张洪博,这是我们内部的事,也没有去搞外面的人。我们不是黑社会。”对此,很多马仔同意伍志坚的说法,他们大多表示不知道或不认为组织是黑社会。团伙成员曲阳即表示,他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他只是在老乡的介绍下去打一份工,赚点钱而已。

  昨日庭上,张洪博在法官的要求下举起了他断了四个手指的左手。就在这举起的手下,被指控参与毒打的杨超大声发问:“张洪博被砍的时候我在场,但我从来没有动过他一个手指头,哪些人打过他他应该很清楚。张洪博你凭良心说,我打过你吗?”“杨超曲阳就打过我一两次,很轻的”,这是张洪博的回答。此后很多涉及此事的团伙成员纷纷“发难”,张洪博纷纷替大家“说好话”。他只把打得最重的司义波等人单独说出,未予“减轻”。

  分化

  关于赔偿态度迥然

  昨日下午,法庭对刑事附带民事赔偿部分也进行了当庭质证,众被告在赔偿问题上出现了严重的分化。

  伍志坚被控指使他人拘禁殴打致4人死亡,但他却觉得自己对这些死者没有赔偿的义务。对于被殴打致死的“马仔”韩磊的家属,他表示:“我没有让他们杀他,我肯定不愿意赔偿了。”对于死者“仇家”朱国战的家属,他表示:“(我)当时已经犯罪中止,不能存在赔钱给他们。”只有在面对死者马仔陈卫兵时,他才说:“我的意见是法院让我赔,我就赔,没罪就不赔。”

  有些马仔与伍志坚的说法相似。对于殴死韩磊,参与者陈伟光说:“我没打过他,他死了不关我事”。对于杀死陈卫兵,参与者杨超直接表示:“我不愿意赔偿。”而陈荣彬、张新通等则表示如果赔偿的数目合理,他们愿意赔偿,数额高了他们就不愿意了。

  也有些人完全同意赔偿,不管多少。对于韩磊家属提出的赔偿要求,参与殴打的段国坤只说了3个字:“没意见”。而面对陈卫兵的家属,参与者司义波表示:“我会尽最大努力来赔,但我没钱。如果法庭判我死刑,我愿意把全部器官卖了来赔偿。”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