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政治与法律科学

Political and Legal Science

 
 
 

日志

 
 

【社会主义五百年】楔子  

2014-09-09 10:39:35|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主义五百年

第一卷: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现实

 

楔子

 

  历史的长河,流过了几十万、几百万年,流到了有文字记载的最近几千年,流到了公元21世纪初叶。在这个人类称之为“地球”的星球上,有些地区风和日丽,有些地区风急云骤,有些地区国泰民安,有些地区民不聊生……

  人类文明前行的历史,就像一条奔腾的江河,川流不息,亘古不变,时而飞流直下,时而缓缓流动,时而千回百转,时而一泻千里,唯一不变的是,不管其间有多少阻隔,浩浩长河总是呼啸向前。

  某日,在地球北半部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北京一所历史悠久却充满青春气息的深宅大院里,一位博学的老者正与两位后辈交谈:从托马斯?莫尔的空想社会主义代表作《乌托邦》正式面世的1516年算起,再过几年便整整500年了,若是趁此机会将两位后辈20多年前便开始出版,以中国传统文学章回演义形式写作的《社会主义四百年》拿出来,在原有的一、二卷上增加一些近年来的实践新经验、研究新成果,认识新感悟,配上插图和照片,并续写新的第三、第四卷等,修成一部新的讲述社会主义学说和运动发展历史的通俗演义,全书名曰《社会主义五百年》,再加上各卷的书名,回顾反思中国和世界社会主义思想学说和运动实践的发展历程,总结其中的经验教训,既可镜古自悟,又可资政育人,岂不是一件饶有兴味也很有意义的事情?

  两位后辈深以为然,自忖从《社会主义四百年》第一、二卷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和90年代初期问世以来,光阴荏苒,转眼间不觉已过了十多二十年。这段期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和中国社会主义实践都发生了重大变化,无论是社会主义理论还是社会主义实践,都遇到了严峻的挑战,发生了许多重要的变故,也产生了许多新的内容。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世界上第一个尝试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苏联和东欧一批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先后以不同的方式终结了原有的政权,改变了原来的道路模式,走上了多元化的社会发展道路。而东方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则在邓小平等中国共产党人的领导下,探索开辟建设发展社会主义的新道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持续发展,成为跃居世界前列的经济大国。欧洲和拉丁美洲一些社会党左翼政权也获得了人民群众的支持,持续执政十多年甚至几十年,国家发展取得了显著的成就。其他许多分布于世界各大洲的大小国家,则在社会主义道路模式上作出了各自不同的探索和选择。一时之间,曾经高歌猛进、波澜壮阔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变得扑朔迷离。

  在此情势之下,重新审视社会主义的基本理论,重温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论述,真正理解他们当初设想的社会主义制度的理论基础和社会蓝图,对于辨清苏联东欧政局剧变究竟是马克思主义核心理论的失败还是被扭曲变形的所谓“社会主义”的失败,是实践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必然结果还是悖离科学社会主义原理所受到的严厉惩罚;对于搞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实用主义地对待老祖宗的理论,还是回归社会主义原本应有之义,显得犹有必要和富有价值。

  想到这些,两位后辈都深感续写和再版《社会主义四百年》的必要。假若仍按章回体的文学笔法,以通俗易懂的语句,选择世界和中国社会主义思想和运动发展史的重要人物和重大事件,写出一部新的《社会主义五百年》,将这些年来理论界关于社会主义运动和思想发展的最新研究成果以及笔者的认识感悟,通过生动的故事演绎出来,让各种文化层次和不同理论修养的人都能从中分享,无疑是件值得付出努力的事情。

  只是著书立说之事,向来都是“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虽然笔者写作本书已是20多年的老营生了,然而,由于修改增订和新写作的部分不少是反映近现代和当代敏感复杂的政治话题和社会现实,读者定位又是老少咸宜,下笔过深恐会拒人于千里之外,下笔太浅又怕言不及义,为识家所垢,有虑于此,行文之时往往极费思量。幸而,工夫最怕心机磨,从2008年秋冬动手,几度寒暑,也不知穷经几许,只晓得脑汁绞尽了,便向国家图书馆和各级图书馆的书山问路;山重水覆时,就从国内国外众多专家处学海寻舟,幸得各方朋友鼎力相助,书稿总算逐页逐页地慢慢摞了起来,终在2011年春天修成了一卷新创作、两卷增订版共三卷文稿,不负当日定下的目标。

  不过,书成之日却又有一番踌躇。须知该书一、二卷先前涉及之内容,国外只讲到苏联斯大林主政时期,国内只讲到五四运动和中共建党之前。若从这两条线头续下去,国外需要把20世纪至今民主社会主义、欧洲共产主义、民族社会主义几大流派一一讲清楚,才能续完;而国内除了讲述社会主义在中国的早期传播、中共建党、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过程,还要讲述新中国成立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经验教训,一直讲到改革开放的今天,才算完整。这样说来,内涵之丰断非只加一卷两卷便可以承载得下,工程之巨也不是写作三年五年就可以完成得了。那么,新写作的这一卷连同增订的第一卷、第二卷,究竟该在什么时候推出才算合适,就成了摆在笔者面前的难题。

  无巧不成书的是,当笔者完成了第三卷的写作和正在对第一、二卷修改增订之际,时光将要跨进2011年。翻开日历浏览,发现“2011年”确实是个不平凡之年。无论在中国历史上,还是在世界社会主义思想发展史上,这个年份都有一些特别的意义:在中国,它是推翻数千年封建帝制的辛亥革命100周年的纪念年,又是中国共产党诞生90周年的纪念年;在社会主义思想发展史上,今年正好是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主义思想正式传入中国100周年,再过五年,还是对人类命运产生重大影响的社会主义思想诞生500周年的重大纪念日子。作品若能于此际出版,也可算是适逢其会了。想到这里,笔者拿定主意,收拾整理书稿交付出版社。

  正是:

  川流不息五百年,

  千回百转总向前。

  长卷记下不凡事,

  付与相知品苦甘。

 以上为本书第一、二、三卷此次面世的缘起,下面请看正文。






选自于幼军主编《社会主义五百年第一卷: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由广东教育出版社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